〖玄徽〗童女之舞 壹

新年快乐,ww

我辛表示我荒废多时不填脑洞,那就先把硬盘里的存货丢点出来。

夏侯玄X夏侯徽,有原创女二,“我”的存在,骨科+百合+BG的自行车。阿师大概会友情乱入,不过提醒下不会有啥米好待遇,壮哉我大骨科(x



大约世人总觉得媛容笑容温暖有如和醺的阳日。她自是兰草,但我对自己被多次剥离的记忆总没来由的不置可否,是证据确凿的确信或只是充满着子虚乌有的笑话,一时半会儿我亦无法作答。

隔了许多年回头看,我依然会思虑媛容向我伸出双手之时的初心,是否因为寂寞,是否源自怜悯。八年前,那时她只得七岁,有着精致的脸庞和小小的尚未绽放的体格,她安静地站在我面前,右手则被夏侯玄握在了掌心。他们总是一起出现,仿若一套唯一的锁与钥匙。起因是夏侯府上要选一名仆从,牵来一批的待选人选之内,我或许也并不算起眼。当时我心绪飘若浮尘,不做一点能够心安的他想,然抬头看见她,发现她脸上有着海棠微睡的表情,纵然此时她必定醒着,但却没来由地给我以酣甜迷蒙的错觉。她似是看到了我赤裸裸的目光,于是指了指说这个留下。

夫人摇乐摇头说,身形那么瘦,怕不能使唤。

一直沉默着的夏侯玄此时却开了口:

“若是日后不顺媛容心意,就让她跟着我。”

青天白日之下,气色澄明,然惊雷蛰伏而醒。我终于不用再接受别人的打量估价有了落脚的去处,也因被留下而不用再去辗转反侧担心明日何往的窘境。从此,他们会将是我共同的小主人,我虽愚钝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下错了礼法,但内心深处,我习惯叫她媛容,却唤他为夏侯玄。

夫人是个脸色有些凝重的女人,总是以故做的淡漠面对他的丈夫。夏侯尚把兄妹两人带在身边的景象甚是好看,像极了牵出一对苍穹失坠后掉落的未曾雕琢的玉石。夏侯尚和长子的面目五官自是颇为相似,但这位父亲神情鲜活又温柔,有着极暖的色调,似乎面对很多事都有着跃跃欲试的姿态。夏侯玄则完全不同,他是凝霜挂雪后的雾松,有着凛然冷冽的气质。


媛容的身体在这两年好比埋入土壤毫无征兆就爆裂的种子。她的身量长得很快,唯其瘦毫无改变,在身体被催促着向前的倾向里,她似乎坚持抱着岸边的石柱并不想离开。我无法定义我和她长久以来所信守的秘密和关系,但此时此刻我知道她非常迫切地需要我,一如我对她一般。

于是我和往常一样小心翼翼地替她脱去衣衫,她则任由我做这一切,边笑边把玩着我的发梢。

“哪儿那么麻烦。”大约是我嫌我手法生涩速度缓慢,她干脆止住我的双手,往塌上缩进了点身子,随即自己很快就把压疼肌骨的外在全褪去了。

我低下头开始吻她贫弱的胸,神思飘逸之际,没头没脑地飘出来一句道:

“媛容身形好幼。”

“这却是胡说,你看看,我都快比你高半个头了。”她把我的脸抬起来,调皮地刮了下我的鼻子。


评论(4)
热度(17)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