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有关《破茧》的只字片语

说好了给小鱼 @林小鱼 这篇写repo的,其实这篇作为黄苏女孩的精彩范本私以为特别不适合写repo,因为一旦跟随文本内容调整完情绪进入高度共情模式,作者和读者双方都将在某种意义上处于无路可逃的境地。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鱼你随意看看,也可以当作是黄少天玛丽苏的不定期犯抽私语看。

我一般习惯称呼天天为“小黄”,但这篇实在过分人尽可苏,称谓就改成“少天”吧。

破茧原文链接点我

这应该是我唯一一篇看完的黄少天X“我”的文,从吃同人的需求而言来看,可能很多读者一看到这个CP设定就会直接右上角,拜拜走人,所幸口味甚杂的我永远充满着好奇心,当时看完就非常惊讶,一是在文体上非常惊艳,二就是全篇琳琅到气味可以扑鼻而来。以前吉本芭娜娜讲“这个世界上,我想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厨房。 无论是哪里的厨房,怎样的厨房,只要在厨房、在做饭的地方,我就不会感到难过。 ”大约就是这样的感觉。这般的融入,好似粗鄙,破坏,再造,香味,食欲,色混授予种种的因素都被作者笔下人物各种强烈而又细微的情绪揉搓在了一起,于是成就了一场盛大而又喜悦的疼痛和重生。


少天其人就像是一个冰点与沸点的综合体,炙热明亮的同时又冷绝如冰雨。文中以原创果皮儿“我”的视线来替代一架DV去追捕去慕光,去看心里的偶像和神,从作者的感情倾注度来说,汹涌的力量简直无可抵挡。以前和小鱼说少天像一道光,一瞬炫目极其耀眼,或许女主如果不遇到少天,就完全不可能扬眉挑衅地获得这样一场宛若梦境的经历。甚至可以说通过和少天发生亲密之关系,她才懂得和收获了一种无上的释放和自由。店铺那么小,每日切烧腊的日子多么枯燥无味,可每个有他演出的夜晚都那么可贵,对方毫不掩饰的挥洒,也同时成就了女主狠狠自导自演的投入舞台,望着他的眼睛,想象着与他能发生点什么,然后不再隔着其他人的视线,不再满足于旁观者的姿态,而是把追求对方的忘我姿态当作剖开自我质问所求的一种方式,“我”有多爱少天,就有多大的勇气和这个世界的规则和俗成奋力地对抗。

看这篇文时好像和亲友都落泪了,可能是为了昏黄街灯下注视着少天与他人纠缠在一起依然冷漠的表情,也许是因为女主终于能假想和他离得这般近甚至给他做上一碗暖暖的糖水。人生徒然而又喧闹,即使有些人看起来平凡无奇,但身体里也总会有一个永远填不满的点在叫嚣,那些动人的颜色和表情,必须要告之对方的言语,在一千次台下的尖叫和呼喊后终于可以投递给对方。既然如此,规则和所有的条条框框就都是可以被枪炮和玫瑰击碎的可笑旧世界的墙。


举几个文里关于私心喜欢的少天特质的还原片段

比如少天不飞叶子的部分,黄少天式样的众人皆醉我独醒

「于是他们从鼻腔里“切”了一声,各自揽紧怀里坐着的女孩子,再互相交换、排列组合,鼓手掏出某种粉末,大喇喇地邀请:飞一点吗?于是他们起飞。黄少天依旧叼着那根香烟,漠然以对。他彻底被他的群体孤立,他从来也不曾加入。」

比如目标永远明确未来不灭的少天

「他站起来,背着我、迎着那天的旭日,像是时候一到就要远去的蝴蝶。昨日栖歇于花朵,来日飞向万紫千红、飞向永不零落的春日。」


种种诸如此类,具体请自行点击原文欣赏,小鱼笔下的少天如此美丽而又诱惑,仿佛在说“不顾一切去爱吧,爱上我最刺激么?”

台下是女孩子们在哭泣,留恋不分彼此的声响甚至比拥挤的人群更为推动“我”动情地上前,眼前是“我”的一道光芒,如此声势浩大一如往昔。他一首接着一首唱着只属于自己的歌,本质而又锐利地戳弄着“我”。而那些眼泪,糖水和行将醒来的明日一早烧腊饭的温暖,令“我”坚信终将会在这种混合的气味里再次遇见他,抱紧他 。

评论
热度(25)
  1. 林小鱼no curtain call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文我个人柑橘,起码一举三得,其中一得就是我藉此和沉沉有了一段逗者见逗(什么?)的友情,这太好了我...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