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冲〗知秋(短,fin)--他的他 番外

单身节快乐,ww

 


 


 

AM 7:23

 


 

他上周开车撞了路上的护栏。

 

车被送去修理,而最早得到周末才可以取回修好的车。

 

虽然说以步代车是个健康的好习惯,少了排气也可以给环境随手添点益处。

 

可到了这个年龄,人亦是容易去在意自己过得是否自我舒适。

 

虽然容易催人懒惰,但那也是必须的。

 


 

他把玄关黑板上写着的晚饭轮班擦去。

 

今天早上他醒得很早,卧室的窗帘是两层的。

 

遮得虽然很严密,但依然还是有一丝阳光照射了进来。

 

仿佛躺在手术台上,无影灯啪的一声被全部打开一样无处可逃。

 

他用手去遮住眼睛,却隔不开视网膜上隐隐的灼烧感。

 


 

他去卫生间刮胡子洗脸,剃须沫一下子上多了。

 

他很没耐心的胡乱刮起来,

 

黑短发,虽然不修边幅了点,但依然是一般人眼里很帅气的男人。

 

他准备早点出门去离家最近的超市逛下买东西。

 


 

AM 9:31

 


 

最近的超市离家徒步距离二十分钟左右。

 

而火曜日,是这边超市每周的打折日。

 

他习惯一次性买很多解决一周的问题。

 

秋的气质,稀薄而又淡漠。

 

呵不不出冬日白色的雾气,挥不起夏日滴汗的水珠。

 

色是鲜明,给人的感觉却总是不够彻底。

 


 

犹疑中,他听到脚下的吱呀声。

 

那声音提示,他正在踩在那些已经没有生命的落叶上。

 

叶子展示一路的黄褐色涂鸦,

 

于是,他的两只脚就成了这世上最笨拙的彩笔。

 


 

路上经过一家三明治店,进去吃早饭

 

他总是随身带一瓶蛋黄酱,

 

今天特别供应SET,三明治里无料增加了一片培根。

 

于是他也相应的把蛋黄酱多绕了两圈。

 

味道不坏,他自言自语了一句。

 

但是却只吃下了一半

 

另一半他用纸袋包了包,随手塞到了口袋里。

 


 

AM 11:45

 


 

他在超市买了很多很多草莓哈根达斯。

 

不是两仪式喜欢吃,而是那个白卷毛爱吃。

 

他经常忘拿专用的勺子,可今天格外慎重的没有忘拿。

 


 

没有车时,手上提着帆布的袋子显得有些搞笑。

 

没有车的今天,他没有少买东西。

 

像是故意要磨练自己的耐心似的。

 

提着东西回来的路上,他看到路边有只不大的黑猫。

 

于是取出剩下的半块三明治放在旁边。

 

那猫躲在电线杆后面,不敢接近他。

 

他走远了点,它才扑的一下凑近三明治啃起来。

 


 

“那么晚才出来吃饭,是有多喜欢睡懒觉。”

 

他嘀咕道。

 


 

到家他甩掉鞋子,赤脚再次对着黑板发呆。

 

顿了顿他在黑板上写了买了草莓冰激凌,记得吃。

 


 

这不太符合他的一贯风格。

 

即使偶尔想起来要给白卷毛买这个。

 

也会直接在白卷毛吃完晚饭抠脚时,

 

开了冰箱门拿出来直接扔给他。

 


 

PM 2:23

 


 

在床上躺了挺久,

 

他正在他的脑内做着假想中的无土栽培。

 

一点点,一点点地让新的思绪长出来。

 

那样,就可以和现存的根叶争夺一番养分。

 

如果做得够成功,过去的那些说不定就可以被吞没覆盖。

 


 

隔壁邻居很不配合的干扰他的午休。

 

扬声器里大声的唱着二十六个令他费解的字母。

 

他听力没有那么好,反复听了十遍才搞清楚唱的大概是:

 

“Don‘t open your eyes take if from me”

 

他掏出手机去查这个句子。

 

那曲名令他哑然失笑。

 

有些声音不会令人失聪,而是直接影响到视觉令人目眩。

 

他感觉音符已然钻入耳中,敲到心里。

 

变得声东击西,空洞洞地回响。

 

眼前本来模糊的视线,

 

在越过一堆崩塌的乐高积木后。

 

对上了眼前还在不断滴答的时钟。

 

世界又变得开始清晰而又不留余地。

 


 

PM 4:30

 


 

在黑板上他又添加了今晚他的日程。

 


 

穿上西装慢慢打好领结

 

翻出请帖,整理了一遍随身要带的包

 

他准备出门。

 

他想过今晚会喝酒,那就坐地铁好了。

 

所以有没有车终于没了关系。

 


 

他记得当时搬出屯所,决定和白卷毛两个人过的时候

 

大家一阵沉默。

 

旁人不比他懂得少,于是就此不加评论。

 

他记得近藤有叹气,但是公是公私是私。

 

即使曾经觉得永远不会分离

 

但距离到底还是被现实用锋利的钻头给撬开。

 


 

过去的过去。

 

当季节还不能让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那么触动的时候

 

他的话比现在要多些,他还会有念头去对人发点火。

 

其实他没有对他真的发过几次火。

 

那些平日的炸毛都不算太正经。

 

一旦动了真格,他的语气就会变得不容抗拒。

 


 

对方是最任性的人,可那时候却会变得突然软下来,

 

软到令他非常不习惯。

 

他哭过的次数不太多,他记得有三次。

 

每一次他哭的时候,他都会惊讶他为何是用这样的表情面对他。

 


 

他知道他曾经把他一层一层的剥开,

 

那些敏感赤裸的部分因为接触了外界,

 

迅速的就被空气氧化。

 


 

没有不呼吸就能活下去的生命。

 

于是,有些事变质也好变坏也罢,

 

都是正常该承受的节奏。

 


 

PM 5:47

 


 

这季节的天已经暗得很快,

 

签到台旁的彩色相片板上印着山崎和小玉的名字。

 

真是拖了挺久挺久才在一起的一对。

 

披露宴很可贵的场合,过去的大家当然都得去。

 


 

他在名簿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所谓人生这道漫长的程序。

 

对于那两人是新的开始。

 

可他细想了下,似乎因为这个名字变得更烦琐的情况大概也不少。

 

煞风景,他笑了笑自己。

 


 

他先一个人坐进去了。

 

不是不拘小节,而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安放。

 

桌上已经有开瓶的Riesling,他随便倒了点喝。

 

嘴里的味道奇妙,他想起他曾经对着他吻下去。

 

用抗拒先去吻他,再用占据去淹没他。

 

而那时,竟然没有一秒时光是醉了的

 

清醒到他的每一份动摇都无法付诸于草草了事。

 


 

PM 7:47

 


 

手机简讯声响起,

 

白卷毛对他说:

 

“多串,我今天一口气吃掉了五个草莓哈根达斯,

 

哈哈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吃那么多。”

 


 

他真是聪明呢,聪明到他都心疼。

 


 

香槟台上的酒色开始铺天盖地。

 

他没有看旁桌。

 

喜悦的音乐令人觉得前程是果冻。

 

一旦凝聚成美好的粉色就再也不会分开。

 


 

他觉得在这样欢乐的日子里,

 

想起“余生”两个字简直是一种讽刺。

 

他的好工作他的好人缘。

 

以后的日子还会有很多好糖果在生命中不断铺陈。

 

如果这都没有觉得甜蜜,大约就不是糖出了问题,

 

苦涩如此,连退货都没有了理由,真可怜。

 


 

新人走进来,众人鼓起掌。

 

他抽起一支烟,随即也使劲鼓起来。

 

思绪如蚕茧,因为被温暖的食物香气触碰,

 

变得一丝丝逐渐抽离化开。

 

人声在鼎沸,他却在回味另一种的可能。

 


 

为何不让对方选择,才是令他觉得最安心的慰藉。

 

可明明他吻他的时候,早就抱定了今后让他如影相随的决心。

 


 

PM 9:50

 


 

The moment you turned around,the depressed life of mine.

 


 

夜的诗人,令他在几十张桌子里穿梭的视线都已迷路。

 

真是,多走几步是不是就会不醉自到。

 


 

散场时大家正在寒暄,他已经不知抽光了几根烟,

 

他被近藤扯着走到门口送走那些来客。

 

夜幕中路灯的光亮,仿佛黑夜里被撕开的空洞。

 

如果一头钻入,会不会是一闪任意门可以令如果再次变成如果。

 


 

“近藤局长。”

 

那女声清甜的,很好听,语气里听不出几分欢愉。

 

“我们就此告辞了。”

 

他侧过身瞥到了一眼那蓝色的头发,漂亮的蓝色长发。

 


 

他的心开始颤抖,烟蒂被一阵风熄灭

 

路灯的光线仿佛协奏曲,突然变得正大光明通透起来。

 

他感到身后的脚步声又响起来。

 

像是踩着落叶的质感步步逼近。

 


 

他踩着他的影子过了一年又一年。

 

连日历都变得无解,

 

若真实可贵,那为何不让对方知晓才是最好的选择。

 


 

欲之上的写真,是立拍得的一瞬。

 

一旦被撕碎,就没有底片不可纪念。

 


 

人群更多地走出门外,掠过他的声旁。

 

他走下台阶,背着灯光回过头。

 

宴会厅外的枫树就被照得刺眼鲜明。

 

他很久没有看到过那样能将人点燃的红色。

 

因为他知道,他的红色早就化为烟灰随风飘逝。

 


 

于是他装作漫不经心地张开口,

 

像早就练习过千百次那样,

 

他叫那两个字,不是梦境而是真实。

 


 

“总...悟”

 


 

----------FIN-------------

 


 

听明年今日写出来的东西。

 

但是说实在的,和明年今日的歌词已经差太远了。

 


 

对于BL,我觉得相爱就是HE,不是爱过,是相爱,不在一起也能相爱,

 

世俗毕竟和感情还是两回事,大概吧。

 


评论
热度(16)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