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高〗Only when I sleep

20140325

----------------------------------------------------------------


这房里物件零散,空旷到我看他都像是隔着星际的距离。


你开始决绝地扔东西,一切手边可触及的,脑海可搜寻的,眼界所包围的。 
我看你不紧不慢地做着这动作,像是意料之中的无惊无乍。 
你总是这样的,不是故意要做戏,但却把活着的东西用作番茄苹果草莓,一股脑的混合绞碎,倒出的只有混合的汁,奇异的余味,看不出原来的面目。 
明明折腾到最后,也不会发生奇迹的化学反应,可是你终究无法罢休。 
 

我看他一个人就是一出行为冲突透着古怪的好戏,我知道我并没有懂他。但是我依然看着这场戏。那面目或许早就千疮百孔,我都不堪回首,他怎么会有太大兴趣。

然在这多需要人艰不拆的时候的,我还是开了口。

先笑再开口,完全不配合他的情绪。 
我说晋助,你都扔完了没? 
他回说快了,你再等等。 
我手一把拽过去,谈入他浴衣的下襟。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忘了一件东西 
 
他反问到你说呢?难道你知道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是我 
从何而来的自信,我脱口而出。 
 
他何须穿什么衣服,他是野地里随意盘旋而上的蔓越莓,饱满凸起隐在林间漫无目的地等着行人来采摘。 
高杉是用来吃的,可以吃到的,穿和不穿对于他无甚意义。 
他是只有内核没有皮肉的人,你看着他的一身好皮肉和他的好衣衫一样毫无意义。 
 
所以大可不必太在乎,把他吞到口里用热度烧毁用欲念吞噬,他不怕这些,他会再长出那些所谓血肉却实为冰冷的东西。 
人都说我是温柔的人,喝杯葡萄酒都要用洗碗机认真擦亮玻璃杯的每一个局部,然后再喝。 
可现在我一双手仿佛镀上了金属涂层,熟络而又无视他反应地在碾压他。 
 
他有太多男人或许还有过不少女人,我都知道,但是在这里,星际天色绚烂,紫火花爆裂在不远处,行星轨道偏转变得日夜颠倒,飞船仿佛一朵漂浮的泪,流浪在这无边无垠的太空里。 
他在这里是真空的,虽然依然不可抱有期冀,但他是我的,是唯一的高杉晋作。 
 
他习惯性地坐上来,扭动着腰肢,他搂着我的脖子,另一手把我的性器磨蹭着往里面送,仿佛那里面是我的归途,他说你真是让我快乐了,所以我才舍不得扔掉你。 
 
那么满的高杉晋助,内里肮脏不堪亦是光华闪烁的堆得满满的高杉晋助,却让我进来,他强烈地渴望我的进入。 
如果他是那瓶我最爱喝的Sauvignon Blanc,他现在需要的就是最后一颗结实完整他的软木塞。 
我做得到,我愿意做,我爱他,这么愚蠢的话让我再说一次。 
 
 
 
PS:Sauvignon Blanc是我个人挺爱喝的葡萄酒,中文名是长相思。

评论
热度(12)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