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Wonderwall

主青黄,微青黑,连夜夜生日快乐,ww  @残响夜连 

顺便濑濑我是爱你的,你要相信我啊(没人相信,真的



路上车辆穿梭,路人行色匆匆。

他坐在副驾驶位,今天不用他开车,而路边正有三五个人在拆除一块巨大的广告牌,那上面是黄濑穿着小西装的写真,他右手食指正做着嘘的姿势比在嘴唇前,青峰笑笑。

他自言自语道黄濑,你那么蠢,做这样子怎么都是不像的。

过去有阵子经常会在杂志上看到黄濑。

各种造型的黄濑,可爱的,青春的,性暗示特别强的,魅惑的。

只是那些都不是他认识的黄濑,何况他喜欢看的一直是大胸的女生。

明星的过气可谓与时俱进,何况黄濑已经红了挺多年。

而且如果不是那件事,可能黄濑现在还依然周旋在那些徒有其表的漩涡之中。车里响起Don't Look Back In Anger的旋律,真是每个细节仿佛都要拿黄濑开玩笑似的。

在一人成为另一人的倚靠时,他会习惯他的存在和支撑,但慢慢自己站立稳当,回头才会发觉,那只是幻觉,至少现在,他的背后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青峰皮肤很黑,所谓深色比冷色更能吸热,所以青峰是个能吸引周围人目光和热情的人。

黄濑和青峰每次one on one时,黄濑是无暇仔细专注青峰本人的,他的思维力完全都在球上,然后每次练习完毕,身上的汗水渐冷时,黄濑总是用那晚上的回忆来维持曾经的温度,这对于黄濑而言非常少见。

因为他一直觉得秋天走在涩谷街头,穿着单鞋皮裤风一吹颈部微微做冷的感觉才和他个性相合。

可事情总有意外,因为找到了自己需要全力以赴才能做好的事,找到了真正喜欢做的事,碰巧那事的契机正是那人给自己的,而在这之前,他一直都在怀疑这件事发生的可能。


黄濑坐在场边时就会有机会看青峰,奉若神明地用心用力在看。

青峰是一枚发光体,还是炭烧加强版的,黄濑在心里嘀咕着。



青峰叫小黑子为阿哲。

黄濑也很喜欢小黑子,虽然一开始觉得真是个不起眼的家伙。

但是一旦黄濑认可了一个人,可就不会随意改变。

他在自以为看透了黑子以后表示自己和黑子的关系特别好。


在国中时期最专注于青峰的时候,黄濑也曾无数次迷茫。

但不包括在意青峰和黑子的关系。

黄濑觉得他对青峰的憧憬,发的是直球,走的是隐形,和任何其他人都不存在可接触和比较的关系。那种单方向的灼热没有杂质的东西充满着纯粹。

青峰对他说阿哲有多好多努力,对他说阿哲不容易。

他每次都是笑笑,黑子也有着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黄濑能明白这点。

那个男孩子总是一个人默默地练球,剩下的闲暇都在看些他没兴趣看的文学书籍,黄濑很不喜欢思考些什么,最多会捕捉下自己刹那间的情绪,他缺乏黑子那样的沉思。


青峰在和黑子碰拳的时候,黄濑看到过几次。

青峰和黑子在一起的时候,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有什么不同?

大概是,专注的点不同吧。

不过,青峰是个认真的人,只要和篮球有关,他都认真。



国中升到三年级之前,在人和人之间的互动被铅笔涂满阴影之前。

一些预兆已经迫不及待地来到他们身边。

青峰身上某些不稳定的因素愈演愈烈,可黄濑是个不喜欢干涉别人的人。

对比黑子竭尽全力地想要追回过去的那个青峰的行为。

黄濑却保持着相对和谐的冷漠。


憧憬与爱恋略不相同。

憧憬没有奢望近乎绝望,是光芒是信仰,除了相信和执着,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用来粉饰。

因为憧憬了那个人,觉得什么都不缺,渐渐连那人的裂缝都视而不见。

并非不知道那不是危险的,可是依然没有那份自信。

只好相信他会好起来的,或者说,他本来就没有错。

所有需要妥协的东西都患得患失,哪比得上他这样一头栽入从不存疑的心绪来得更好。

有时候练习完,黄濑会请青峰去便利店吃冷饮,他身边总是余钱鼓鼓,国中出去打工的孩子并不多,黄濑在里面是佼佼者,赚不少的薪水,被镁光灯所包围,并非很喜欢,但是自己有能自由支配的金钱和时间,本身就是件很好的事情,何必要拒绝,即使他并不那么喜欢。



可是那个人的变化也正在左右着他的变化。

喜欢着篮球的他,怎么又会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如果那人也在自暴自弃,那他的追随也只不过是寻常无比。


他可以不去追问和左右对方的意志,但总有办法让自己变得看起来和往常一样继续玩世不恭。

青峰变得很少和他one on one,夏天缤纷的色彩里,黄濑一个人站着,

所有的绿叶都没有了生机一般,黄濑想,没有那个人,果然还是不行。


在那时候开始接更多模特的工作,关系圈子也变得大起来,有时候表面随和点,拍摄服从点努力点,要多得些酬劳对于他那样外形的人也不算太难。回到学校上课时总是困得想倒下,他的世界和他们多少有些不同,他正在成人的世俗里努力滴扮老,而他们还在一片纯白的真空里念着该念的书,打着或许没有明天的篮球。



四分五裂,帝光的大家本来就是不同色彩,过去怎么可以掩饰得那么好。

黄濑不觉得自己有多少朋友,而且他也并不需要,陪大家一起玩玩,时间就此过去。

总算青峰还在身边,隔着越来越远的距离却依然没有消失。

黄濑在场边坐着时还会看他,除了笑容尽失,到底他还有什么不同?


他不和黑子碰拳了,他,不再需要黑子了,

当光不需要影的时候,影子就完全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黄濑庆幸自己不是那个人,却忘了去考虑他是否连那个资格都未曾拥有过。


不过他和青峰是太独立不过的个体,不需要捆绑不需要相随。

需要的只是他目光永远的投递和遥不可及。


青峰转过头扫来一个对周边一切都麻木的眼神。

黄濑对他笑笑,大叫了一声小青峰!

对方切了他一下,黄濑想,果然他对他的一切,都最好如同匿名写的信一样,彼此保持着新鲜感和好奇就足够,而他黄濑到底是谁,大概并不重要。


国中最后一次的全中比赛后,黑子退出了篮球部。

那之后的一天,下着大雨的夜里,青峰打电话给黄濑。


黄濑在滂沱的大雨里看到青峰胡乱地一个人投着球。

他说青峰我们回家吧,青峰摇了摇头。

青峰说黄濑你陪我。


“我们什么时候变得关系那么好啦?”

“你球打那么差,输给我那么多次了,作为补偿,陪陪我有什么不行。”

“小青峰,你是要我,陪你么?”


黄濑有些结巴,果然是因为从来没有奢望才变得说话有些厚颜无耻。

黄濑的心里也和这天气一样下了一场电闪雷鸣的大雨,在所有爆裂般的思绪被浇熄压抑得差不多后,他拍了拍青峰的肩膀说:

“如果是小青峰的话,那就什么都可以。”


黄濑在便利店拿了一堆吃的,最后拿了一盒套子,付钱时对收银员说分开付款,把吃的东西都先付了,然后扔了套子在青峰手里。

青峰脸上红红地一阵起来,小声骂了句:

“黄濑你个混蛋!”

“至少这个的钱,得小青峰出啊,否则我会不高兴。”

黄濑微笑着回了一句。


酒店也是黄濑带去的,黄濑有过很多女朋友,这事对他来说不算稀奇。

“黄濑你嫌我脏?”

“不,恰恰相反。”黄濑直视着对方,然后用嘴撕开了袋子。

黄濑和多少个男人这样做过呢,青峰有想过,想到这里他皱了皱眉,

黄濑瞥到了他眼里的一丝困惑,黄濑有些想哭,毕竟他很爱哭。

可终究还是变成了一句极其肉麻的

“我爱你。”

他想青峰大概听完就会把它抛之脑后,因为它太像一句无心开的玩笑。


黄濑的身体太漂亮,但对于青峰来说完全是陌生的挑战,他不熟悉他的身体和他的呼吸,做的时候黄濑想吻他,青峰不自觉地就把头扭开,

他不是属于他的那块蛋糕,所以他不能要也不需要。

于是虽然对着这样的身体他射了出来,但最后却只能说抱歉。


不知道是说给黄濑,还是他自己,亦或根本是那个已经离开的人。

黄濑倒是看起来神情轻松话多得要命。

“青峰我喜欢听oasis的歌啊”

“为什么啊”

“不告诉你,笨。”

“你才笨= =”


青峰离开后,黄濑第一次觉得全身都疼,

真是的,装什么熟练呢,大约只是因为他觉得他够老练,青峰就可以不用把他当回事。

青峰没有变,依然透亮得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天空般的蓝,

绿色代表着生长的爱情,青峰你说呢。

如果没有你,我一个人,是不可能拥有那样颜色的夏天的。


8月末的最后一天来临以前,黄濑去打了耳洞。

真是廉价的生日礼物,所以连送出去的勇气都没有。

用疼痛把一切都禁锢,把秘密全盘都钉死。

那感觉太过深刻,一边是表面的日常平静,一边是暗里的心悸。

左耳和右耳像是互搏的分裂,黄濑故意只打一边。

因为他要带着这种不平衡渡过每一天。



毕业的那一天,没有什么特别,大家各奔东西。

再见面时也没有什么值得可歌可泣,当初说好了的只有分开才能成为彼此的对手。

赢过对方,很重要么,如果彼此了解,除了那一点所有都了解的话,

那这样的球到底该含有多少分的懂得以及多少分猜忌。


他的话比过去任何碰到他时都少,他突然的静默让青峰有些无所适从。

带着兴奋的眼神看着他的黄濑终究是变了。

更多的是无奈和逐渐清晰起来的决绝。

他第一次发觉黄濑是如此了解他,而他也一样。

那些被看穿的恼羞成怒简直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黄濑看得见他在生气,而这些不是没有一点让他高兴。


小青峰,如果我把一切收回,那你还会不会让我和过去一样仰望着你。

但是角度都被改变,曾经的种种似乎也要重新开题再解构。

青峰的眼神从来没有那么可怕过,他简直是想以眼杀死他。


当然昨日已逝,而明日永远在等待,那一刻,黄濑干脆跑到了青峰的前面。

擦肩而过,如风而驰。

他追逐他那短短几分钟。

耗尽了他国中整整两年。


那些围绕在周边的人和事太过无趣,黄濑没有余地思考,

黄濑只能把自己祭出去,他知道他在忤逆青峰,连同他和他的过去。

而这事在过去简直无法想象。


最终他还是输掉,在那个场地,跌落在地上,

和那个疼得不行的夜晚的感觉有些类似。

然后就被西面八方袭来的海常前辈们的温柔所麻痹,暂时他只能停止了个人的发泄。

黄濑对自己说,今晚也要喝奶油洋葱汤,但不是去外面买,而是自己做,

因为这样就可以亲手切掉两个大大的洋葱。



事情的发展不可控制。

黄濑再见到青峰时话依然不多,他的话痨病已经痊愈。

倒是面对黑子,还是和过去一样,会把自己很多的事告诉他。

后来青峰替他打过一场架,不过说不定也有为了黑子的成分。

再说小青峰是个好人嘛,好人就是做自己觉得对的事。

所谓正义之师就是青峰这样的人会带领的。


黄濑觉得他对于青峰而言,永远不会有什么不同。

而他即使明明可以窥视到他心里每一道沟壑,却永远走不进他的世界。

看着他的喜怒哀乐,却总无能为力。


某曾意义而言,他真是青峰的“伴侣”

一样地想要赢过对方而毫不留情。

可青峰的心是热的,过去一直帮助着自己甚至相信着自己。

而他,对于喜欢的人都可以如此绝情,黄濑很想嘲笑下自己。


青峰是天空,如果不够高大不够广阔,那怎么可能。

天空是不会崩塌的,黄濑可没傻到会觉得人定胜天。



在大二时,青峰去了大洋彼岸,打他的NBA。

黄濑依然在念半吊子的书做吵吵闹闹的模特,黄濑知道自己喜欢的是篮球,可合约越来越多,更特别的是,黄濑看到外拍去美国的就会特别兴奋。

因为那样他就可以去美国看青峰。


青峰开始会对他说生活不习惯,英语沟通好麻烦的事。

曾经如此刺痛彼此,那现在这样的距离就是保留后的最好结局,何况黄濑这样的人,会因为极少的认定依然给对方惯性的待遇。

“青峰要是你不打篮球,我也不做模特啦。”

黄濑偶尔也会开个玩笑,他知道青峰其实是特别聪明的人,飞十个小时可以说是为了工作,再转个机去看他,大概也只有脑壳坏掉的人才会做。


“黄濑你有想过不做模特的话,将来要做什么么?”

“不知道,大概就是这样不好也不坏的活着。”

“哈?”

“然后有空再来骚扰小青峰。”


黄濑坐得离青峰很近,但是没有身体碰触。

青峰的热度隔着空气也能被接受,那些复杂难以言喻的信息

是黄濑每次回程坐上飞机时都用来收货失眠的咖啡。

青峰那时候经常会收到一些奇怪的邮件,那些内容都让他觉得简直无聊,一开始他回复了骂回去,后来就干脆不再回复。


黄濑看着窗外的天空再没有黑夜与白昼之分,一直追逐单一方向的结果大约就是。

他跑得太快,回头却再也找不到过去的那个人。


十一


青峰很少再知道黄濑发生了些什么,直到有一年放大假回国,铺天盖地地都是关于黄濑和他经纪人的花边消息,关于背信弃义关于黄濑各种的人格败坏还有靠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走到今天。

青峰是在翻阅杂志时无意中翻到的,然后理所当然地撕得粉碎。

好好地让他赚了那么多钱的经纪人,这说崩就崩,黄濑还真是有本领。


第一次主动约黄濑出来,他不懂得为何要去确认那样的事。

他质问他,黄濑依然是那个不咸不淡的表情。

听青峰完全讲完,黄濑回了句:

“就算我和他曾是那样的关系,那又怎么样,何况……何况小青峰不早就觉得我是那样的人了么。”

青峰的表情僵硬在脸上,黄濑没看到过他如此痛苦过。

“而且我不会一直呆在这个圈子里,最多再过两年,就退了,厌倦了。”黄濑继续捏了捏青峰的脸。青峰随手就一下子把它拍开。


他走出那家咖啡馆时,黄濑没有追上去,他也不想解释。

当一个人自觉他对另一个人失去所有价值的时候,他只能努力稳住手里的咖啡不要撒出杯外。

那是一种自虐的快感,黄濑竟然陶醉在此。


十二


这之后,青峰惊讶地发觉黄濑还是会去美国看他。

每次见面必定上床,那层纸捅破后,青峰没有了过去的温柔。

黄濑依然微笑,真是公私分明,这下没有了思前想后的讨厌纠结。

只有单纯的生理上的快乐可以为彼此所拥有。


黄濑的合约又开始多了起来,青峰会讽刺他是不是又和新的经纪人上了床,黄濑笑笑说,小青峰你真了解我,要不要我和你谈谈他。

他给了他一记耳光,可这次黄濑还手了,他和他打成这样还是第一次,黄濑那张好看的脸简直一点都没让他手下留情。而青峰第一次知道,原来黄濑打架还是很厉害的,如果发挥出了十足的水平的话。


黄濑哭得很厉害,嘴角青着,他很多年没有在他面前这样哭过。

“青峰大辉,原谅我始终做不了你那样的好人。”


十三


黄濑退圈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青峰也没法找到他。


青峰你难道不知道么。

黑子很平静地说道。

你说是过去那件事?

是啊,黄濑没有告诉你么。

那家伙和我就没几句正经话,

我怎么会知道。

你以为这个世界每个知道你们在一起过或者有过什么的话,

都会送上祝福怀着好意去接受?


虽然确实那个经纪人喜欢黄濑。

而黄濑喜欢你,我看得出来,相信很多人都明白。

有些事公布于众的话,谁知道会怎么样呢。

别以为现实会像耽美作品一样被那么多人追捧。


黄濑还是不敢拿他去开玩笑,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黄濑的眼神每次传来渴望的讯息时,大约只有青峰没有读懂那里面的含义。


小青峰,再陪我打十分钟嘛,就十分钟?

小青峰,今天放学我请你吃雪糕好么?

小青峰,如果哪天你都不打篮球了,这个世界就太没意思啦!


青峰大辉,你知道我有多难过,

你是我的天空我的蓝色,我只有你,只能爱你,没有空间再给别人,

因为我叫黄濑凉太,我的色彩只有和青峰在一起才会融合出整片整片的绿色,企图用这样的颜色涂满你我之间那道迷墙。是我错了。

我该怎样才能变得和过去一样从容,像我这样绝情的人,是不应该做这样的事的,不是么?


他有了些恐惧,因为他知道,黄濑对那么多人如此绝情,可是对自己恰恰才是最狠的。

I don't believe that anybody feels

The way I do about you now

虽然有些感情不用计较这些,但是青峰知道那些在乎是因为什么。

在不知不觉中,那个让他难堪的人,是他接下来得去寻回的所在。


穿越那道阻碍,或许他能够再次给予他拯救。

不能直接拥有的双手,不能握在手里的感动。

只要那只是曾经,只要他把他变为历史。

墙的另一边,像黄濑这样蠢的人一定还会抬头仰望天空。

他坚信。

---END----

评论(5)
热度(27)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