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逊中心〗火性酷烈,理无生物

陆家千秋万载寿与天齐(。

 
以黑为乐,边黑边解压,偶尔真心流露,大约只要心眼没有小到魏文帝的程度,这种萌法是最愉悦最能保持心理健康的。 

不朽之格言都会有例外,想来也是正常,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能够用心平气和的状态去看待和迷恋陆家这个奇葩团体,在最初的最初一直对陆逊很淡,使不上劲动不了心,还差点把他看做张嫣似的人物,就差没给立个花神庙了,可真掉坑后,日日动手挤兑得不亦乐乎,因权逊和陆逊喜欢上孙权,变得没事就在那里消遣陆逊的各种不妥想来最不妥的人应该是我自己。 

第一次对陆逊有种被击中的感觉是因为一段很大路货的文字:“吕蒙称疾诣建业,逊往见之,权乃召逊,拜偏将车右部督代蒙”于我,这段有种窗外有人门外有眼,一有机会这个人就迫不及待呼之欲出的意思,而由于219年这个年份过于敏感,双陆在上,当一个必然的结束和一个看似偶然的开始都存在于这一年时,简直无法形容这个人的最初面目是怎么样一举化为奥灶面再也一去不回的。 

 甚爱兵权这种已不是黑点,级别过于轻微,抗儿后来对步家下手时也是同样的反应,感慨真是亲生的,大约陆逊父子虽都是憋气冠军,但往往在具体突发事件上会变得本能的简单粗暴,行为在前思维在后,逊抗皆匪气横生,所以陆逊如果自称为书生,潜台词简直有种你们看我行不,我一介书生都如此的洋洋得意。 

对于陆逊和孙权,陆抗和孙皓这两对,以及陆逊其他的CP和抗儿其他的CP,渐渐地持有了一种陆家人大约还是当攻比较适合,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的感慨,或许有空掉下机云坑会改变这个看法。因为机云有逊抗少有的中正和平的表达。

  

“人若愿意的话,何不以悠悠之生,立一技之长,而贞静自守。”这话亦没错,然而大约因为逊抗的不愿,我才深爱。

评论(8)
热度(18)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