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皓腕约金环(上年度CP总结报告,多角度……雷

某些Ky看好了,一开始就写清楚了是“私设有歪歪”,还要没事咬文嚼字在那里做视死如归义愤填膺状的,真没逼你看,you can you up

========

新年快乐,这标题其实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意思(真的好坑啊)顺便,金环果然是权逊最新梗逃不掉了呢,orz。


之前和花花讨论起谢郗感觉怦然心动的意思特别强烈,谢郗真真符合我对西皮审美的喜好的一大标准,就是“势均力敌”,谢安大大江左风流,超超必然也越世负俗以应之。


也就是说一颗白菜和一 枚土豆恋爱是缺乏美感的,以此类推无脑忠臣肝脑涂地主上的西皮一应我也不萌,要搞这套建议可出钱请保姆,够忠又好用,一次还可以雇好几个搞NP。总得在最大程度保持各自本我的完整值后,再来谈恋爱和摸索互相的身体构造。


用这个姿势吐槽下三国里喜欢的西皮们,因为萌点来路各种不明,从史实到无双等等等,可能都在串门,私设而已,YY无罪(不要给我扔鸡蛋,胆子小,_(:з」∠)_




一 曹荀


可逆,本来我是曹ALL的,玛丽苏上脑曹爹在上什么都能吃一吃,看了尚书台秘史曹爹禁香又分香打仗要问彧彧要援军等等梗后,变得节操值迅速燃烧量小无比,这个曹X不能萌,那个X曹也不动心了。


我可以脑补上过床的曹荀,同样也可以脑补无肉体关系的互动。


既然君子爱人以德,那肯定彼此没有委身也极少委屈,所剩的只有遗憾,但是遗憾这个东西,好比“假如”这个词,最终也只是一种别样的虚空。


于是“假如”塘上行是曹爹写的,当其嘴里叨念着“莫以麻枲贱,弃捐菅与蒯”的时候(划掉)


我想他是怨恨的,而这种怨恨是对于终究无法碰触的遗憾。


即使只是相敬如宾,他大概也原以为该是一辈子的。




二 姜钟


不是一开始萌的那对姜维的CP,最早萌的其实是维亮,通过姜钟这个契机喜欢了会会,记得辛辛曾经槽过我明明偏爱甜姜,可为什么最近老是会会长会会短的,因为“散发抽簪,永绝一丘”的钟会该是我喜欢的那种画风啊,ww


经常吐槽姜维是个狐狸精,就算没有万千宠爱,那也是逮着一只看对眼的就会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但这种设定现在看来里面不包括钟会,放姜钟里我会略膈应。


对姜钟的脑补是可能他们在平行世界里都不能好好谈恋爱做一对岁月静好的CP,因为各个层面上的“不相干”


可因为局促的绝壁险情促成了他们接近相知的可能,


“你能不能露出点破绽让我干脆杀掉你?”


“除非我众叛亲离无人可用才会依赖你。”


这是萌点,也算是双方努力给对方的形象增添光辉的异动。


人性走歪了之后的命运正在妖冶飘摇,是不是挺美的?


成都蜜月三日游,死在一起大约就是把前两句立FLAG的话都点到了。


于是在一切尚未冠冕堂皇地开始时,他们就OVER了且HE了。




三 维禅


无双时开始萌,无双里后主的人设是一只聪明的长有着漂亮眼瞳的小狐狸。


有着独特的,略谯周式的价值观。


真6里他对司马昭吐槽”总算没有人叫我该这么做该那么做了。”对这段记忆犹新。在十一区,维禅并不罕见有本子有图,甚至在最新的无双BLAST里暗荣设定为:一开始姜维是因为后主的“温柔”被征服而投蜀的,并不是因为丞相的关系(反正也就是演义是同人,无双是演义的二次同人的关系,不用太在意)但是联想到最后亲手灭维毫不手软,可能放现在就是相爱相杀。


后来因为微博有姑娘刷过些相关,也就稍稍再看了些了解了点历史皮毛。为这对CP还搞出过小插曲和不开心,因为事关该用何种姿势去看待姜维。


情感能不能凌驾于礼法之上,第一,得先有“情”这个东西,第二,无论是谁,如果脑子一直昏庸,大概也没有能力去取悦他人,自降身价还期望对方爱你?


说到底宠也宠过了,给也给过了,受恩之人拿着如果觉得烫手,一旦清醒时他还是想要还他的。所以成都缺席蜜月游就变成了这对CP的绝唱,不心疼刘禅,但看维禅的分析是会掉眼泪的,因为受不了里面的各种张力。


在此嚎叫一声壮哉我恋爱圣地大成都(。




四 抗皓&羊陆


这两对得放在一起说,两对都不逆。


前对萌的,觉得孙皓聪明该是做个好皇帝的料子,然而,他实际是个人渣。对后一对感情复杂,自问斯德哥尔摩症不严重,所以该如何解释呢。


陆抗在我的设定里是个二十岁开始就觉得自己心死了大半的人,陆抗传里画风也是一路冷冽硬净,完全不是说外壳包裹柔软的内心那种设定,因为幼节大大要不起,理论上也不需要。


抗皓从表面来看是→陆抗他爹陆逊曾经直接间接地因为孙皓他爹殉职而死,不管怎么样二宫确实陆逊是孙和派,所以孙皓有个非常合理的理由,护我爹者活逆我爹者死,但是考虑孙皓的秉性脾气,他对陆抗真是甚宠,对此花花又提供了世说新语里抗皓隐户那段,


“贺太傅作吴郡,初不出门。吴中诸强族轻之,乃题府门云:“会稽鸡,不能啼。”贺闻,故出行,至门反顾,索笔足之曰:“不可啼,杀吴儿。”于是至诸屯邸,检校诸顾、陆役使官兵及藏逋亡,悉以事言上,罪者甚众。陆抗时为江陵都督,故下请孙皓,然后得释”


这段写得真是下巴跌穿,我没看过陆抗那种半撒娇的画风,强行作为抗皓的糖吞下。




羊祜是个什么样的人?


情商甚高,风雅仁德又懂生活情趣,照理说苏值很高,但为何不萌羊陆?


这里不晓得有没有姑娘看过东京巴比伦这部动漫。(不联系后作X战记,单看东巴)如果说陆抗是皇昴流,羊祜大大就是星史郎。


星史郎对自己说要在这段日子里对皇昴流足够温柔足够好,然后再看看对皇昴流的感情会不会有所变化,会不会产生特殊的,类似于爱这样东西。


期间,星史郎甚至为保护皇昴流牺牲了一只眼睛,但到最后他依然毫不留情的想杀皇昴流,因为皇昴流对他而言在感情上并没几分特殊,在星史郎心里,昴流是可以物化的。


“杀死他和杀死任何一只动物没什么区别。”


我虽然“喜欢”你,但没什么特殊,我也喜欢杜预,也喜欢夏侯氏,嗯,就是这样的设定,何况这是一个彼时有资本的强者在和对岸的焦头烂额的另一只玩(x


如果只是强者思维相吸,大概还可以势均力敌玩得尽兴,但在羊陆对演的荆州岁月里,晋强吴弱是明显的,作为占优一方的羊祜如此天时地利人和,外加主动,即使陆抗曾在军事上盖过羊祜又有何用,羊陆对峙,陆抗显然处于下风,不得不因敌国国势之强盛而勉力去维护孙吴那残破的国威。


换而言之,幼节大大正随着对方去打造一份看似气氛轻松其实残酷无比的大戏。你们文化人真会玩系列,ww。这种表面上的主宾皆喜,羊祜花一份力去搞定,抗儿就得花三分力去补上那份平衡。


抗儿好累(x


所以才说陆家总攻幼节大人只有碰到羊祜时是个受,而在那段互演的记载中,抗儿竟然少有的鲜活地活过来了,仿佛能看到他出于责任道义之外那种爱人的力量。因此,看到羊陆这对CP我竟然是惧怕的,不是不能萌,是怕爱。


抗儿~~我们回建业去推倒小皓,不要什么形而上和思考,忧来无方,我们只要肉YU就足够了。




五 丕甄


是曹二相关最爱的一对CP了,狗血因素满点,唏嘘也不缺少。


有时候把师徽看成丕甄的延续,所以也萌。


一个曾经需要对方的爱甚或渴求过对方的爱。而另一个后来干脆置对方于自己的空间之外。


“今晚子桓你可以去找吴质哦。”


“什么~~你说我会介意?你去找你的脑残粉,我当何忧啊!”


“便当也给你做了两人份的,拿去等下一起吃吧~~”


娘T甄巨巨无视缺爱癫狂症中二青年曹丕丕的哭喊,一把~就把他推出了门外。


当爱而不得,平衡被打破,最后必然成为一个死结。


解不开的当事人选择上剪刀,果然干脆利落。




六 权逊


上年度最爱的一对,吃饭睡觉至尊陆相,感觉再爱个一年没有问题(趴……


吐槽反而有点写不出,大概因为经常在微博写。


符合自己一切对CP的审美需求,单角色而言画风尚可,配一起时时髦值逆天,


属于双方托个梦,上天也要打个雷负责搞坏几根建业/武昌宫柱子的级别(x


此二人狼狈为奸,和第一对曹荀是否肉体关系不重要的设定截然相反。


权逊必然得有chuangxi,否则突兀而又没法自圆其说。


且一定可逆,除了权逊权以外,其实自己是ALL权爱好者,有着一颗WS而又无畏地想要疼爱孙权的心灵,丕丕快来盛一碗丕权给我好么,快饿死了T T(。


陆逊在孙权面前几乎从头到底都保持了完整的人格完整的志向和完整的倔强的母老虎脾气,为什么孙权没有在四十年里给陆逊烦死或者气死呢,


觉得孙权发生意外的概率比陆逊要高。


想到陆逊其实是被自己的责任心逼死的,就觉得孙权什么都给了什么都做了有时候真是乐极生悲。没有什么可以再给你的了,是不是我的自身也就站不住脚了,虽然陆逊没有变,孙权多少也会觉得凄凉吧,毕竟那时候大家也都老了,且没了孙登没了孙虑。一切都是嘴炮力过强的错,若是听了你又无法拒绝你,我也很为难的呢。


特别喜欢看陆逊为了孙权祭奉身与心,为此不介意他身上强烈的忠臣画风。


承君此诺 必守一生,孙权有做到的啊。


所以不是怨偶,是甜的


即使这种感觉到后来变得可以用苦甜苦甜来形容。


但是真的做到了并肩而不只是平行线也已经是奇迹了。




FIN

评论(11)
热度(70)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