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玄中心〗一张明信片引发的玉树埋尘叹

到了美丽的明信片,这里要满足滴po一下,谢谢包子><  @包子墙头太多_本命家住首阳山 


对玄玄的和审美方式&缘由基本和对抗儿的是差不多的,因为三国志里陈寿的笔法非常有留白遐想的余地,以至于他们两个都属于自我脑补可以填充得非常丰富的角色,我可能偏好冷色系观感的人物?区别是太初飘然欲仙一些,抗儿则显得寒冽如冰一些。整理一下自己感兴趣的资料,当然太初的资料不算多,而且大多都是为圈内不少人所熟知的,例行吐槽是重点~


魏书二十一·王卫二刘傅传第二十一 裴松之注引《傅子》

是时何晏以材辩显於贵戚之间,邓飏好变通,合徒党,鬻声名於闾阎,而夏侯玄以贵臣子少有重名,为之宗主,求交於嘏而不纳也

宗主两字点名洛阳沙龙头牌,关键还是在平叔和邓飏的前提下,神仙姐姐之名不是白讲的,ww,然而傅嘏毅然地拒绝了他,投入了阿师的怀抱,恨他(x

景皇篇 傅玄

景皇帝,聪明命世生,盛德参天地。帝王道大,创业既已难,继世亦未易。外则夏侯玄,内则张与李。三凶称逆,乱帝纪,从天行诛,穷其奸宄。

大boss你玄,拉风的,看了看傅玄和傅嘏的关系,望天,傅氏二连发,你们开心就好。


晋书·卷四十三·列传第十三

父方,参魏征西将军夏侯玄军事。广时年八岁,玄常见广在路,因呼与语,还谓方曰:“向见广神姿郎彻,当为名士。卿家虽贫可令专学,必能兴卿门户也。

小正太乐广,看到卿字莫名距离拉近,wuli玄玄好温柔!


三国志·卷九·魏书九·诸夏侯曹传第九

玄格量弘济,临斩东巿,颜色不变,举动自若,时年四十六。

世说新语·方正

夏侯玄既被桎梏,时锺毓为廷尉,锺会先不与玄相知,因便狎之。玄曰:“虽复刑余之人,未敢闻命。”考掠初无一言,临刑东市,颜色不异。

两段基本没有什么大差别(会会默默对手指)但世说放了更大的虐招,多了严刑拷打,当时看了心好疼T T


魏书九·诸夏侯曹传第九 裴松之注引《魏略》

玄自从西还,不交人事,不蓄华妍

世说新语中正第五

魏氏春秋:曹爽诛,徵为太常。内知不免,不交人事,不畜笔研

看到华妍兴奋了下,然后就看到了笔研,于是到底是不圈养妹子还是不写文章惹祸?还是……笔误?


吐槽放飞扩大范围

晋书·卷七十三·列传第四十三

庾亮,字元规,明穆皇后之兄也。父琛,在《外戚传》。亮美姿容,善谈论,性好《庄》《老》,风格峻整,动由礼节,闺门之内,不肃而成,时人或以为夏侯太初、陈长文之伦也。

同为玉树君的你亮,一个玄玄的cos,然而到底太初和长文有什么共同点啊,要不关于肉刑,你们先吵一架(x

晋书·卷七十三·列传第四十三

亮将葬,何充会之,叹曰:“埋玉树于土中,使人情何能已?”

继续庾亮,玉树埋尘梗,这都情何能已,想到wuli玄玄还是被腰斩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泪汪汪,_(:з」∠)_。


以下是更没有营养的私货→夏侯玄&嵇康,萧萧肃肃组的无耻拉郎梗

南史卷三十三 列传第二十三

皇虽无嵇生琴,庶同夏侯色

颜色不变还可以这么用的,范大大GJ

辨乐论&声无哀乐论

大阮拉的一手好红线

文心雕龙 论说第十八

叔夜之《辨声》,太初之《本无》

《苏轼集》卷一百五志林十三条

晋文帝以卧龙而杀嵇康,晋景帝亦以名重而杀夏侯玄

昭师兄弟真的是……一人作一个孽啊

杨烱.唐昭武校尉曹君神道碑

太初朗月,俯照金鞍;叔夜清风,来生宝剑

神脑洞,已经彻底地镜花水月化了

评论(5)
热度(22)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