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这个人

亲爱的老叶迟到的生日快乐&儿童节快乐。原著向,S7百花VS微草总决赛后,叶黄情侣关系前提,秋弟大量出没。私设有,bug可能也有一堆,HE。字数1W1,车走外链,懒人不分上下了一次性贴完。


五棵松体育馆场外熙熙攘攘,粉丝和观众们陆续已经在场外捡人聊天预测今晚的比赛情况了。场外主题店当然有各种选手的周边卖,临时络绎不绝的小摊上也有各种自制同人商品,甚至私印的盗版周边卖,叶修素来三不政策不露脸不接受访谈不接代言,神龙的首尾都藏得好好的,所以完全没有什么偶像包袱的他反而可以在摊前随意浏览。有个小贩就叫卖道,同人卡通扇买五赠一啦,来看看啊,荣耀一期开始到七期的选手,什么配对都有啊,叶修瞅一眼,数量最多的果然是蓝雨正副队长,当然他自己和那位也不会少了,随便估量下预计也有温带以上热度,叶修蹲下身在一片花花绿绿中翻出两把款式一样的塑料扇子,场景是百米跨栏赛场,黄少天在追逐前方的他,头上的文字泡里还写着台词:

“PKPKPK,逃得了嘉世逃不了庙,叶秋你给我站住!!!!!”

换了平时的他看了扇面内容多半顿时就会哑然失笑,但这次来,一时半会儿他却无法把这种情绪表达得很直接,因为除了惯例的观摩比赛以外,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确实是有关他的小男友,黄少天的。

“哎,这位小哥,别光愣着啊,蹲在这里占那么大一块位置,我说你到底买不买啊?”下午四五点的西晒太阳杀伤力巨大,小贩头顶一块湿毛巾忍着性子喊道。

将心比心,讨生活不见得比混迹荣耀容易,于是这两把扇子到底还是被叶修塞进了背包。


团赛进入胶着状态,叶修虽作壁上观不免也会衍生出诸多想法。张佳乐和方士谦同为二期选手,职业寿命而言处于微妙的大龄起步阶段,而他比他们还要早上一年,于是由他来看这场比赛,心绪有些不同,嘉世离开上一次冠军已经过去四年,要说没有一点焦急的期待是假的,但这个赛季他们又提前结束了征战的步伐,这两个月里叶修想得尤其多,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也不是光凭他和苏沐橙这对最佳搭档尽人事就可以所向披靡的小把戏。队内配置的各种违和感和配合欠妥又另他会更加想去训练营直接找些新鲜血液注入。每一个被打磨的不够圆滑的表面细节都是他必须考虑的因素,零零总总加起来即使是他偶尔也会觉得头疼。刚从进场走道到赛场内部一溜圈的全明星入选选手代言的广告画和海报,陶轩和苏沐橙在前列和他隔排而坐,陶轩估计免不了睹物思情,怕是心里已经打了几百次小鼓。叶修不是不懂,只能装作自己没有看见,以这两年队伍的成绩而言,他拒绝的筹码不再那么充分,老事必定会被多次重提,现在既然做不到把自己的价值体系对他人碾压得彻底,那坚持自我的想法总得是道最后的底线。

场上冬虫夏草一把拉起沾衣乱飞的血线,身边王不留行搜搜搜再次腾空飞起,百花缭乱此时没有了落花狼藉的配合,近战单靠和德里罗来突破对方的防线。一叶红及时赶来蹲身抬枪就对着百花缭乱一阵集火,百花缭乱只得飞枪扭身闪过对方的攻击,回头左手依然奋力扔出两颗手雷顽强而又绚烂地在对手身边炸开。

叶修看得眼睛有些疼,开了一会儿小差他开始搜寻对面看台坐着的那个人。要不是自己心里堆了一些事,大概也就不会在意到某些细节,比如今天的黄少天一反往常的安静如鸡,手里还握着一瓶茗乾绿新出的运动茶饮料。蓝雨这边近年来并未有赞助商涉及饮料这一块,队员中也无人为此代言,商业冲突之类总算可以规避。茗乾绿最大铺货地区一直是江浙沪这带,在北京想要立刻买到并非是件容易的事儿。今天总决赛,厂商那边现场铺货特地设置了一个专卖点宣传,但黄少天拿着这瓶东西,总有些用心为之的意思,对于叶修而言,依旧有点点扎心。黄少天旋开盖子微微仰起脖子喝了两口再盖回了盖子,又把瓶身旋转了两下低下头望着瓶身似在若有所思。按照以往的光景他应该会不停地和身边的喻文州实时交流心得体会,一到比赛精彩之处还会有各种手舞足蹈的有趣姿态可以观赏,叶修被几个比较记忆犹新的黄少天式的情不自禁的片段勾起了嘴角的弧度,而就在这瞬间,黄少天的目光恰巧投射过来。

他看人的眼神往往缺乏柔和的感觉,因专注而显得尤为纯粹而犀利,叶修被他这么一望少有地不由自主地想稍稍侧过去身去,有这般的反应多半还是因为带来的一筐说辞尚且没有整理到位的关系,如果就这么直接摊出来放到黄少天面前,对方会有什么反应,他真的无法预测。之前在网上他提前告之黄少天有些事要和他谈谈之后,黄少天并未继续追问详细,只是寻常语气回了句好好好,到时慢慢再讲。

百花的崩盘来得措不及防,终究离冠军还是一步之遥,主队微草粉丝和啦啦队欢呼雀跃,二次登顶所带来的巅峰快乐使得他们的叫喊声似要把体育馆的房顶也掀翻。叶修走时顺手把后排座位丢弃的塑料瓶也一并带走到后台扔掉,接下来,他该要去完成线下的那次竞技场。

提前订好的旅馆在温家街胡同附近,不远处就是新文化街,算不上北京特别热门的地段,但羊肠蜿蜒环境清幽,是以打车进去也缓慢龟速的很。叶修没有手机,滴滴打车支付宝付款等都和他一律无关,给司机塞完现金车费,进了旅馆坐在旅馆大厅的休闲区他并不急着上去。

早在来前两个人就在QQ上约定了私下会面的地点,黄少天先去订两个房间,名义上每人各开一间,一般如果到达的时间错开比较多,那会QQ上告之房号,反正等上来了,总会有一间房是装装样子空置不用的,但其实需要这样避嫌的机会也实在算不上太多,主客场广州杭州双方都缺席的季后赛,后来的全明星赛,惯例的夏休,以及黄少天抽出时间飞去杭州的几次,每年真能见到活人的机会也并不算多。但是黄少天向来是水陆空三管齐下,不见活人也要用自己的气场把对方全方位拥抱,势必让叶修每天都会感受到他不可忽略的存在。叶修不知道自己这场恋爱谈得有多可歌可泣,反正热热闹闹是可以盖章肯定的。毕竟那位的QQ头像总是不知疲倦的闪来闪去,标点符号大量赠送仿佛不要钱,各种逗比贴图表情又欢乐地轮番轰炸。进个游戏本,他还要语音文字泡双管齐下,有时候令叶修都有些招架不住觉得头皮发麻,可那是黄少天,叶修想,接受对方就是一并打包对方的全部嘛。能见到的日子除了混迹网吧也就是开开房做些成人运动,并不是说一定就欲壑难填,而是既然合拍那就做应该做的事,要说比较令叶修觉得特别的大概是,如果在广杭以外的地区见面,回程航班预订绝大多数都是叶修先走,黄少天对照他的时间再订往后两小时左右出发的航班离开,这样即使一起去机场,他也总是能看着叶修先进安检。当初虽然是黄少天先告的白,但那样的相处模式似乎在经年累月后变成了一种惯性的约定俗成,没有一方会轻易地打破他。不能说恋爱不是件好事,但近一年来叶修更多觉得他于荣耀女神并未因结果不尽人如意而失去热恋期的痴迷,或者他应该挤出更多的精力专注于此,而黄少天呢,如果不能给对方更合理的待遇,即使不说愧疚叶修也会有心理上的负罪感。

问了下前台,黄少天已经留了言给叶修,叶修登记了下后,也就按照房号寻去了房间。进房后是惯常的你来我往式样的互损,叶修还不忘调侃下:

“你那么爱喝赞助我们的茗乾绿,改天我给你寄两箱好了。”

“去去去,怕你们代言的那玩意儿放那边没人买丢人啊,反正也要喝水,我就搞了一箱给队伍里每人都发了一瓶,结果老叶,还真有你的,味道比张新杰他们那里的白花蛇草水还要销魂。”

-------------------------------

为什么从这里开始就招和谐了,点我去外链

-------------------------------

黄少天的直接往往也是因地制宜的,他从来不想变成对方过分沉重的负担。当问题悬而未决答案没有明了之时,即使内心忐忑不安,不能开口的人也只能摆出寻常的微笑。而面对叶修,这个表情大约得展现得更为明亮灿烂,以一种不在乎的态度令对方安心,以一种暖色调的感染令对方不会厌倦。憧憬何曾不需要代价,危机和胜果永远并驾齐驱,毕竟离得悬崖愈近往往也就能更为真切地看到对岸最美的风景。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人,是叶修。

是一百零一次令他铭记的念念不忘,是印刻在体内秘而不宣的心言手语。那种浓烈的永远宛若新生般的感情令他忍不住持续奔跑,无法抗拒一种热烈而又追逐的姿态。即使间或会有悲伤,只要叶修站在那里,点燃手中的一支烟,仿佛就可以随随便便烧光他眼角残留的眼泪。


“说好了,以后如果你落魄街头,我负责养你。”窗外的雨声依稀大了起来,黄少天没头没脑就来了一句。

“得了把,哥神定气闲正值当打之年,接下来也是要和你们这群小朋友慢慢磨的,倒是你,就那打法还整天上窜下跳叽叽喳喳,消耗那么大,别到时候被手残队长提前扫地出门还要到嘉世来求哥收留,说好了啊,要来的话我就动份侧影之心勉强收留你,不过伙食肯定比不上你们蓝雨的食堂,夜宵加餐最多负责泡面榨菜,再多可养不起你。”

“who怕who啊,那就走着瞧,反正无论怎么样……,我……”

“你怎样啊?那以后如果我嫌你吵,和你玩捉迷藏故意让你找不到我呢。”叶修狡黠笑,谁都知道他这个人身上问号一堆,行踪诡异难以预测。

“你是要气死我对吧,我我!我可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哈哈哈,你能怎么办呢。”

“即使这样,我也是一定要等你回来的。”他认真道,看起来表情严肃像是做了一项什么了不得的决定。


心茧之间的天涯海角消失于一瞬,叶修突然就想起过去好多次他把黄少天这件本该手提登机的行李堂而皇之地扔在了自己的身后,只留给对方一个潇洒的背影,这对对方而言大约真是一种甜蜜的煎熬和难耐的失落。过去的叶修只看到那个活泼主动为他所吸引,光一般投射向自己的黄少天,却未曾多有留意过另一种无声缄默只有窗外夜雨淅沥如泣如诉的他。感情对于黄少天而言是奋力争取甚至是掠夺,这确实不假。而当他在忍受某些情绪时是真的安静而又善于等待的。这些日子或许绵长而又难捱,但像黄少天这样,为了机会能忍到最后一刻的人必定是办得到的。自己对他原来早有那样的认定和信心么?那就让黄少天等吧,在未来的某一天,如果需要的话。这个念头一出,叶修也被自己的这份心思惊讶到了。

爱是理直气壮的包容,当然也就会化为直接了当的要求和过分的心理期望值,恶魔与天使毫无驳论的共存。他想起彼时十五岁的自己一个人坐在开往南方的绿皮火车的硬座上,兴奋的情绪止不住令他雀跃,但只在到达杭州这个陌生的城市的那一刻,看着站台上卖面包汽水的流动小站,肚子发出饿扁的声音时想到了叶秋,那是心里咯噔一下又莫名安心的温柔。而黄少天是不是无限接近于此的一个存在,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太好说。

理性刚被雷电粉碎而消失殆尽,思绪中的黑色风筝挣断了丝线飞出窗外,不知不觉中黄少天已在他怀里睡着,叶修想等对方醒过来,就把那把扇子给他继续调戏他下下。两个小时前他还电量告急,有待快充,但现在却觉得一切都像雨后的空气般清新又充满微光。他说不出未来究竟会如何,虚妄或许永远存在但他亦不觉得内心纠结或者犹豫。因为至少他已经知道,自己怕是不会再舍得和对方分开了。

---------------FIN.---------------

小周委屈:你们为什么要带我出场!(x

小黄是老叶的充电宝,不过老叶也是小孩子啦,恋爱是要两个人一起学习的一件事。

评论(6)
热度(86)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