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徽〗童女之舞 壹

新年快乐,ww

我辛表示我荒废多时不填脑洞,那就先把硬盘里的存货丢点出来。

夏侯玄X夏侯徽,有原创女二,“我”的存在,骨科+百合+BG的自行车。阿师大概会友情乱入,不过提醒下不会有啥米好待遇,壮哉我大骨科(x


大约世人总觉得媛容笑容温暖有如和醺的阳日。她自是兰草,但我对自己被多次剥离的记忆总没来由的不置可否,是证据确凿的确信或只是充满着子虚乌有的笑话,一时半会儿我亦无法作答。

隔了许多年回头看,我依然会思虑媛容向我伸出双手之时的初心,是否因为寂寞,是否源自怜悯。八年前,那时她只得七岁,有着精致的脸庞和小小的尚未绽放的体格,她安静地站在我面前,右手则被夏侯玄握在了掌心。他们总是一...

〖丕机/丕甄〗写梦(中)

陆家集体继续OOC中,抗・神仙姐姐VS机・萝莉妹妹的恶趣味

过山车,都小rou而已,先羊陆再丕机,把能指代的词全部指代了,应该不需要外链?本想一笔带过羊陆部分,忍不住还是想写写,丧病款的雪夜相会,城墙开车,两人都影圌帝,演着演着把自己掉进去个三四分,起初只是想写阿莼到底怎么回到你晋的,不,这个人只是想吃吃宝贝儿子罢了,我抗美如画!其实隐CP是逊抗,咳咳,不要挂我,心疼这只羊。



凤凰元年

「你这是用鸟换药?怎么这次不带酒来了?这样的宝贝又为何自己不留着?」

「我是没什么,可士衡似乎很舍不得,在家里几乎是和我哭闹了两回。」陆抗淡淡道。

「那你不如带回去?君子不夺人所爱。」羊...

〖丕机/丕甄〗写梦(上)

此文宗旨就是好好地萌萌地谈一场/几场上天入地的深井冰恋爱,拉那么一个郎,曹陆合体,天下无敌,至于丕甄的各种糖度刀度,文里自由心证吧。

这个丕有点活泼,忙于调戏同样有点活泼的炸毛机,各种bug尽量无视,注意避雷,CP洁癖的筒子请手动右上角打叉,推荐BGM。。。达明一派的忘记他是她(x


主CP:丕机/丕甄

其他:丕薛,抗皓,机颖,丕机有车,最后一场车大概是用……典论X文赋的思路写的


朝为行云,暮为行雨,薛灵芸第一次拥有这般风驰电掣的梦境,是她此生从未有过的经历。在寻常人的双眼里它似乎不曾存在,仿若涅槃,随意在劫火的馀灰后延续着自己的生命,炙热而又隐秘,但薛灵芸知道,那里的灼烧亦没有...

〖丕权/机云〗经过

丕机丕+抗皓那篇文写得想去撞墙,码到现在还没码完,满脑子都是文赋和典论,调节下心情,中途撸篇流氓文发泄下,CP是丕权+机云

某天晚上开的一个脑洞,一个又土又雷的love story,除了love story以外毫无营养,怎么爽怎么写,强行不讲逻辑,六十年代小村小镇的设定?别问我为什么没有农村合作社,确定心脏有承受力再看下去。感谢花花友情赞助村名,ww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一如每一个狗血爱情的开端。

简而言之的说就是,曹丕对孙权一见钟情。

那是一个春天的早晨,一万棵枯木开始抽起嫩芽,小鸟儿欢呼雀跃放声歌唱,曹丕被他妈卞夫人扯着耳朵去赶集,到了集市卞夫人把他随便一扔,对他说等下西口见,喜...

〖丕植〗端倪

整体失控,结构混乱,人物严重OOC,一半是肉

行女哀辞引出的文


他俯身上马疾驰而去,当最后一眼回望看着火光四起的宛城时,恍惚中他似是看到累累白骨坠落,像用胡诌的口气嘲讽他的逃亡,浓烟滚滚,那些他眷恋的和厌弃的东西正无规律地扭结成一团,他愈加迅速地远离它们,像是要否定一个无解的死结剪断一串繁复的连珠,如果说这几年随父从征的记忆里免不了鲜血淋漓面目可憎的画面,那也亦非没有给他一点警示,但这一次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咽喉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掐住的恐惧。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腿脚发软,没法行进一步,但在死亡的面前,那些因麻木带来的阻滞突然变得溃不成军,他的马跑的飞快,像是能抛弃他曾经拥有的一切。


建...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