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perado(《评价他人的生活》文评)

人类努力想活得丰盛,即使现实里做不到,至少在梦里你纵身一跃,或许你就能拥有了全部。顺便纵身一跃其实有点卧虎藏龙里玉娇龙的结局隐喻的。

啊,谢谢,还是觉得感动,有那么棒的读者(而且这位读者自己写文明明辣么厉害)当时写的时候好像心里还好,然而看你的评就会觉得很难过。虽然自觉是个情感激烈的人,但许多幽微而又拗口的感情毕竟是难求共鸣的。人与人的萌点,感悟力,敏锐程度本来就千差万别,当你无法get甚至无法理解一二时,文本身好不好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而成千上万人写过的那些寻常套路,如果你无法驾驭出类拔萃的文体,又何必再去步人后尘呢。

纸六:

原文地址

 @no curtain call...

【青葱/文评】致Farewell ,all these losing days

啊,感谢文评><,其实想了半天要不要推,就觉得还挺尴尬的,是说对过去那些文字多少有点尴尬,虽然我不算是个谦虚的人(脸呢?),但依然觉得这文没你评的那么好。自己又对写过的东西有很严重的失忆症,每次总结和问卷满意的篇目和段落经常一点都回忆不起来所以也几乎没回顾过,于是我自己还跑去又看了遍(……)Farewell是我一贯喜欢的有关少年人和成年人之间那道无形不可逾越的艰难壁垒的主题,这个主题写不厌,ww,还有就是关于“世俗与成见的奴隶“这类成年人形象。兰波和魏尔伦这些梗,想想就是很喜欢聚光性很强的少年啊。这么说起来某些形象于我而言也不过是套路,写这款的少年始终是在循环此类心理渴求,就和昆德...

〖土冲〗Farewell,all these losing days (短,Fin)

存个档,13年的旧文,loft也发过,然后给屏蔽了,ww

把土冲和魏尔伦兰波这对联系在一起,是觉得这两对真的好像(哪里?),但是现在看来,其实我也不知道总悟是不是那样的“一轮太阳“究竟有没有过”I want to be everybody“的野心。



他一手摸索着拍上开关,一室的明亮就此熄灭。

仿佛天光被收走,随意就许了全世界的黑暗。


月夜里静静蛰伏的情绪,数着秒针待着时机,连呼吸的痕迹如此凝重,爱圌欲恬然却又一触即发。少年只是沉默着把浴衣脱去,缓缓地躺下,仿佛那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那么顺从的乖张,是想让对方觉得索然无味吧,太熟悉的小心思,他冷笑着覆盖而上。外在的累赘是...

〖土冲〗去年烟花特别多

青葱吧今年夏日大游行活动的文,按时交作业的我实在是不容易啊


土方每年夏日的时候都会有非常详尽的关于参加花火大会的计划。

比如前年想看横滨港近着海面的那场啦,或是神奈川纳凉主题烟花发数惊人的这场啦,传单广告拿了一堆,甚至有次打足鸡血时还信口开河地对冲田说:我们去九州看关门海峡的烟火大会,是横跨整个海峡的哦!
其实真选组远没有那么闲可以让他把这种充话费才会送的问题发展到细节惊人的地步,但挡不住的痴心妄想,杀不完的神奇脑洞,最后土方的结论是:大概思考这样无聊的问题可以让他不时紧绷的神经得到放松。
正常的节奏和展开明明应该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真选组的工作与其说是尽人事,谋职责,还不如说早已经成...

〖土冲〗恋狱(短,fin)

声响轰鸣都解不了的梦魇,永夜催生后寸灰难舍的时之匣。

光影流连之下,花与月的腐坏都在双手的触碰下化为编织已久不能复苏的沉默。

他在月光下微笑,为现在所有的满足。


雷雨后的夜晚。

普普通通的公寓普普通通的房间,没有阴阳师会吹响唤醒的笛声的可能。

体温计滴答滴答破了37.3的界限。

他觉得头很昏沉,是睡着还是被迫失去一半的意识。他觉得现在躺着的床和那人过去爱吃的团子一样松软,那就不再醒来,或许现在是凌晨三点,正是人间界和各个物质世界的关联最为频繁,自保能力也最为脆弱的时候。他的呼吸绵长,似乎围绕在他周围的一切灵异气息都无法被察觉,闪烁着鬼绿光点的幽灵,散发着绯红颜色的蜃气怪们。...

© no curtain call | Powered by LOFTER